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文化生活 > 文化作品 >

秋阳里的打谷声

来源:河南日报农村版??作者:谢飞鹏??2019-09-19 12:28

  9月的田野,成片的金黄稻浪随风起伏。在阵阵“突突”声中,一排排稻子被收割机吞噬进去,随之喷撒出一道黄澄澄的稻谷。看到这忙碌的场景,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当年收割打谷的画面。“唰唰”的割禾声,“嘭嘭”的打谷声,以及肩上那担颤悠悠的稻谷,在明艳的秋阳里是那么的和谐、优美!

  我被收割机的节奏弄得有些眼花缭乱,忽然听到几声熟悉的“嘭嘭”声。我知道,那是发自禾桶的打谷声。难道有人在用禾桶打谷吗?我循声望去,在不远的稻田中间,一个身影搂着一把禾稻,正在禾桶前有节奏地打谷。只是在这喧闹收割机声中,那个身影显得有些孤寂,“嘭嘭”的打谷声也显得有些落寞。

  禾桶我们又叫方桶,四四方方的,在它上面围上禾笮,把搭栅放进去,便是最为简便的割禾器具。禾桶两米多长,一米多宽,两尺多高,上面比下面略宽一些,四方各有一个鋬耳,用来拖动。禾笮用竹篾编的,长和晒箕差不多,但没有晒箕那么宽。把它围在禾桶上,留一个口子打谷,以防谷粒飞溅出去。搭栅是个木头方框,和禾桶差不多宽,上面匀称安装着一排厚实的竹片。把搁在留口的那头,谷粒就是在那些竹片上打落的。一口禾桶两个人就可以进行作业,一个放禾穗,一个打谷,一天下来可以割六七担。

  秋天到了,开始收割了。开始我和母亲负责割稻穗,父亲打谷;长大些后,我也开始学着打谷。双手搂起一把禾稻,从背后举过头顶,用力打在搭栅上。只听到“嘭”的一声,谷粒“哗啦啦”地落在禾桶里,有的溅在禾笮上,“啪嗒”直响。开始打谷比较慢,因为禾穗上谷粒多,声音也很沉。几下过后,越来越快了,“嘭嘭”声也越来越轻松。直到把上面的谷粒打干净,将它缚成一把稻秆,放在禾桶旁。禾桶不断向前拖动,两边立着一排整整齐齐的稻秆,犹如一队队士兵,在广袤的田野里等待检阅,煞是壮观。

  收割很劳累,特别是打谷,一天下来胳膊累得都抬不起来了。虽然劳累,但看到禾桶里谷粒越来很多,心底的激情也随之盈溢起来,打起谷来更有劲。禾桶满了,便装到箩筐里。夕阳西下,挑着满满一担稻谷,扁担在肩膀上一颤一颤的。虽然挑了东西,脚下却十分轻快,仿佛土地都在随脚板的节奏在跳动。这个时候,人和土地融为了一体,所有劳累早被丰收的喜悦冲洗得无影无踪。

  参加工作后,我再也没有收割过。如今,听到这“嘭嘭”的打谷声,觉得竟是如此的亲切。现在大多人家都请收割机,很少有人用禾桶打谷。不过收割机也有不好的地方,面积太小的田去不了,就是大块的田,边边角角也是割不到的。我想,那个人之所以还在用禾桶打谷,应该就是这些原因。

  如今禾桶成了田野里难得一见的风景,那动人的打谷声正渐渐远去。但我知道,随着那种原始的收割方式被现代化的机械耕作所取代,劳动将变得越来越轻松,秋阳里那幅丰收的图画也将更加和谐、优美!

责任编辑:康巍

相关阅读
2019-09-19九月乡间瓜果香
2019-09-19簸箕
2019-09-12融进月饼里的家风
2019-09-12袁桥,凤凰羽翼下的村庄
2019-09-12生日

发表评论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匿名?

最新评论